您的位置:

首页>经验故事>淫乱篮球

淫乱篮球
我的女友就是这样的女人。

我大学时在台北唸私校,大二时交了一个女友,平时打扮火辣,喜欢小可爱配超短牛仔裤跑来跑去。

因为女友身材好,长得漂亮,我也喜欢他穿这样子,带出去也十分的有面子。

当然啦,我们认识不到一个星期就做过了,她也承 认过去有过其他男友,但我不知道有几个,直到后来分手我还是没问清楚。

他叫黄X琳,之后我都以琳做代号。

有女友名字类似的请别介意。

和琳交往后,我们有过很多疯狂的性行为,她也全都配合。

但最夸张的是大二暑假的那次。

大二暑假我带琳回南投老家度假,在自己家里也不敢同房,想发洩时就把琳带到户 外去解决,反正老家偏僻,在路上做也不见得有人会经过看上一眼。

更何况再走几步路,有一个小树林,更是方便。

树林里有一片空地,比篮球场大一点点,我国中就在那打 蓝球打到大。

大二回去那年已经有了活动式的蓝球架了。

之所以要说明这幺清楚,是让大家明白,相关的地理环境,可以想像当时的场景。

OK,废话不多说,我们直接进入主题。

那天我和女友,及其他五个死党去树林中打球,打输的那队欠赢的那队一客台塑牛排。

一开始是女友看着我们六个人打球,打了一阵, 阿坤就扭伤了脚。

大家商量一下,由女友代替上阵。

因为天气十分的热,打了一阵球后,在场的所有男生都把上衣脱了,而女友此时也是穿件小可爱在打球,不过,里面有穿 内衣,后来也是因为内衣开始出问题。

打一阵以后,因为女友身材好,大量活动后,内衣的钢丝勾的她胸部疼痛。

看她不舒服,就叫了暂停。

这时女友就偷偷问我:「老公,可不可以把内衣脱下来。

」她的小可爱 是蛮厚的材质,琳的乳头又不大,我想不緻太过火。

我那些死党又很熟,我想不要紧,就答应她了。

她见我同意后,很夸张的做了一件事,现在想想,我觉得她是故意的。

她背转了身子,手伸进小可爱中,把内衣解开,就当着大家的面,从小可爱中把内衣脱下来。

这样的动作再小心都会走光,更何况小可爱本来就蛮贴身的。

我离她最近,都看到好几次她的乳豆露了出来,我的死党们离的较远,但可以发现他们一下子都不讲话了,认真 的看我女友在脱内衣。

我想女友一定知道大家都在看,但她装做不知道一样。

手拿着刚脱下的内衣,就走到蓝球架边,和我们的臭衣服放在一起。

当时的我见死党每个人都硬 了,反而为他们看得到吃不到的样子而得意。

女友放好内衣,走回球场就喊:「好,再来!」 少了内衣后,女友36D的胸袖大,打球时左右晃动好不迷人,每个人都不能专心打球,包括我在内都无法专心,只想找机会拉她到无人的角落大干一场。

不但这样,我还发现 球出现在琳手上的机会特高,大家也不忘把握机会做身体接触。

偷偷撞一下,摸一把的行径我都看在眼里。

我也不阻止,毕竟在这里放得开摸得到的美女太少了,让琳给大家 吃点豆腐也没什幺。

这大概就是胡大大说的“淩辱女友”的心理吧!反正死党们摸,我摸的更大方,除了会大方的抓着琳的胸部揉一会外,也会故意从后抱着她,另一手直接 从她的超短裤外,碰触一下她的下体。

我知道琳很敏感,多碰几下她也会受不了。

不过我看琳全场跑好像没事一样,倒是最好色的吉哥第一个受不了,带开玩笑的口气直接讲出来:「琳妹妹,妳这样我们很难专心耶。

是不是老B叫妳用美人计让我们打不好? 」 老B是我高中时的外号,如果那天有一起打球的朋友一定一看就知道了。

琳愣了一会,用她那个本来就有点嗲的声音说:「有机会给你们吃豆腐还不好呀!平常想看还看不到咧 !」 吉哥回答:「那有,包在里面我们又看不到。

」 N蛋也说话了:「对呀!影响我们的军心。

存心让我们输比赛。

」 琳很直接就回答:「穿内衣胸部会痛啊!」 小龙也是个不输给吉哥的色胚,走过来很小心的向吉哥使个眼色,但被我看到了。

我也装着没看到,看他们想怎样。

小龙说:「不然这样,给我们一些振奋军心的目标,就当扯平。

」 琳就问:「什幺振奋军心的目标?」 我想这是明知故问啦!更过份的是我们敌队三个吉哥、N蛋、小龙都来了,我这队的除了我和琳,还有一个意哥。

意哥什幺话都不说,摆明看戏。

反而在场边休息的阿坤,走过 来关心一下发生什幺事。

其实他的眼光,关心琳胸部的时间还多一点。

琳发现大家都把焦点放在她身上,就用眼光向我求助。

我只好走过来,问:「吉哥,你赶幺目标。

」 其实我在场,吉哥本来不敢说的,但精虫一入脑,还管他什幺朋友妻。

吉哥说:「妳们输一球,脱一件!」 其他人听了不敢接口,怕我翻脸!但他们错了!我巴不得琳这时一丝不挂的给他们看光,看到琳这时的样子,全场六个人,那个不是硬的难受。

我笑一笑,把问题丢给琳决定 :「要我脱没关係啊!琳要脱我也不反对,但也要她敢脱。

」 我故意用激将法,想要琳答应。

果然,就听到琳说:「谁不敢脱,但不公平。

」 小龙和好色的吉哥见机不可失,马上问:「那里不公平?」 琳说:「难道你们输了不用脱?」 吉哥这时爽快的不得了:「可以,我们也输一球脱一件!」 琳又反对:「一球一件,马上就脱光了。

睹注太大!」 吉哥和小龙马上改:「可以,输一场脱一件。

」 [hide] 好!球赛又开始了!相信我,如果有一个像琳那样漂亮的女孩答应你赢了她就脱,乔丹都不会是你的对手!果然,第一局我们就惨败!一球都没投进。

依约,我们都脱了一支袜子!谁叫吉哥没有规定明白。

结果少了一件袜子后,更不好打球!另一支袜子也输掉了。

再打下一场时,吉哥他们太急色,都想趁机偷摸琳,被我们大反攻。

你们也猜得到,他们也开始脱袜子。

也跟我们一样,很快就输掉了另一支袜子。

第五场时,大家平常都没力了!今天有了这种睹注,人人都精力无穷!我们这队也精力无穷,但我们还是输的很快。

因为不论敌我,都想看琳脱光!连我也开始想像琳在死党 前全裸的样子。

琳到底脱了什幺呢?各位大概猜到了,鞋子。

于是我们这队都没有鞋子穿了。

没有鞋子后,在泥土地上琳根本动不了,因为脚踩在地上会痛。

经他恳求后,她 又穿回鞋子,脱下手錶。

而我们男生一开始打球就把錶都脱掉了,所以仍旧赤脚。

第六场,大家想像的到。

没有了鞋子,根本战况是一边倒。

我和意哥把外裤脱了,大家只等琳会怎幺做。

琳肇:「我是女孩子耶,可以多一次机会。

」 吉哥马上答腔提醒她:「说话要算话哦!」 琳辩不过他们,就向我看来。

我回答了:「谁叫妳答应要睹的。

」 琳听了多少有点睹气,就背对着我,对那群死党说:「好,脱就脱!」 一下子就把她那件超短的牛仔裤脱了,露出她穿的T-Back!我也没想到她那天也穿T-Back!而且是粉红色前面蕾丝透明的那种。

天气热,运动后,美女当前,每个在场的人都有 喷鼻血的冲动!琳走向篮球架,把牛仔裤摺好,放好,再走回来。

原本大家都以为她不会再打了,以免脱更多。

但琳一付不在乎的样子:「再来!」 第八场,只穿小可爱、T-Back内裤和球鞋的美女在球场上跑,吉哥和小龙这两个大色狼怎幺受得了,完全不掩示的去摸琳的屁股。

我相信他们还故意去摸琳的小穴,但我没注意 到,因为我趁他们对琳上下其手时,连进三球。

吉哥、N蛋和小龙二话不说,把外裤给脱了,就是要留下球鞋。

第九场,场面已经非常淫蕩,五只穿内裤的大男孩,在场上追逐一个全裸的美女。

吉哥、小龙和N蛋,他们一样忙着在琳的身上动手。

我也不时加入他们,这时更大胆的把琳的 内裤拨开,摸她的小穴,很明显的湿了一片。

大腿上的汗真不知道是淫水还是汗水。

不只我摸时这样,吉哥他们要摸小琳时,小琳也会把腿打开让他们摸。

我看得出来琳完全 动寇,也愈来愈跑不动。

猜看看谁赢了?让你们失望一下,吉哥输了!他两手都是琳的淫液,滑的快抓不住球。

吉哥他们三个当然不啰嗦,马上把内裤一拉,脱个乾净。

琳一点都没迴避,很仔细的看 着吉哥等三人的阳具。

吉哥他们那根玩意当然不是软的了,每个人都硬的挺起来。

琳就像欣赏自己的战利品一样,走来走去观看,我怀疑她那时其实很想找一根就塞进自己的 小穴中。

琳说:「怎幺样,我还是赢了,你们没话肇吧!」 吉哥说:「谁说妳赢了,我还有双球鞋在啊!」 琳说:「那你们是一定要输光啰?」 吉哥回答:「哼!下一场我们再输,就这样回家!」 琳很乾脆:「好!那再来一局!」 吉哥趁机再加一句话:「谁最后输了,谁就全裸回家!」 琳好像故意似的:「好啊!我倒想看你要怎幺回家!」 第十场,我们当然不会再让琳赢球,莫明奇妙的输掉了。

这次连吉哥都没讲话,大家全都站在定位上看着琳。

就看琳拉起了自己的小裤裤,慢慢的往下拉,露出了一点阴毛后 ,又很快的拉起来。

有点淫蕩的看着大家。

这时我已经硬的有点受不了,好想把琳脱到旁边狂干!又想看她要怎幺做。

琳把小可爱拉起了一点,可以看到雪白的半个乳房,就 把双手抱在自己胸前,说:「这幺想看啊?」大家都点点头。

琳大概还是会不好意思吧,转过身,脱掉小可爱,然后用双手遮着胸部走去篮球架放衣服。

那时全部的人呼吸都停掉了,就等她把手放下。

琳犹豫了一会,说:「就给你们看 嘛!没看过女人胸部啊!」说完就把手放下。

琳的胸部很大,但形状很美!我最喜欢干她时揉她的胸部,看她胸部变形的样子,会有一阵莫明的快感。

我相信所有人都看呆了,不知道要接什幺话。

吉哥的阳具不但硬了, 而且有点发紫,阳光下还可以看到有液体的反光。

琳也注意到了,走到吉哥的身边,轻轻用手弹一下他的龟头。

浅笑说:「下一场一定让你们输光。

」 吉哥居然当着我面,很快的轻咬了一下琳的乳头,让琳吓了一跳,又遮住了胸部。

现场一度尴尬,大家怕琳也怕我生气,就没得玩了。

我正兴奋得不得了,怎幺会生气。

琳也 只是含笑轻骂了句:「色狼!」就把手又放下,让大家可以任意的看着她的乳房,随她的跑步跳动。

第十一场,谁还有心进球啊!这场几乎就是琳的淩辱大会,大家都围着琳,用力的抓她的乳房,摸她的小穴,琳甚至已经开始发出喘息声,被小龙摸到脚软,趴在地上。

反正 不知道怎幺打的,这场输了就对了。

我们输了时,琳还趴在地上起不来。

她的T-Back早就遮不住她的小穴,不知道流满淫水还是汗水的小穴,就这样被所有人看着。

等我把我的 内裤脱掉时,琳才发现说:「啊,我们输了?」她看看左右的人,都看着她,等她脱最后一件。

琳坐起来,看着我勃起的阳具,说:「老公,帮我脱。

」她让我脱她内裤时,把腰挺的高高的,在场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她完全湿掉的肉穴在阳光下闪着光。

脱掉她内裤后,我 回到篮球架旁边,在衣服堆中找出我好不容易存钱买的数位相机。

平常我都会儘量随身带着,但没想到碰到这大好机会。

拿着相机,我指挥琳做动作。

就看她雪白的身体在都是土的球场上,任意的滚着,做出任何我想像的到的淫蕩姿势。

等她全身都是土时,我叫她拉着吉哥的阴茎,含着口交。

另一只手叫她翻开小穴自慰。

我则一张张的拍。

琳终于受不了了,拉着吉哥的阴茎,就要塞到自己的肉穴中。

我马上阻止,因为起码要由我开场。

我把相机交给意哥,迫不及 待的坐在地上,要琳坐到我身上来。

琳拉起我的阴茎,一下子就滑了起去,发出了很大声很满足的淫声。

我很难形容那个声音,那只有忘我的满足时才会发得出来。

话说琳被 我寓后,整个人都快发狂了。

用力的扭动她的腰,强力的拉扯让我的阴茎十分的疼痛,只好叫他慢点。

琳便由旋转的扭动,变成上下的大力摆动。

这样的摆动可以让我插的很深,整根都没入了她的阴唇里,然后她的臀部再重重的撞到我的大腿上。

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这样做过,但至少我很难受得了这样强烈的攻击。

于是 我转守为攻,猛力的挺腰反击,让琳叫的有点像在嚎哭。

很奇怪,但那是她叫春的声音。

我把数位相机拿给吉哥,由他来拍摄,我则继续担任导演,指挥琳做着各种姿势。

其他人当然也没闲着,过来「帮忙」爱抚着琳身上的每一个部份。

像小龙就和琳做法式深吻 ,一手摸着琳的阴蒂。

只不过当龙手再顺着往下摸琳的阴唇时,就会不小心碰到我和琳的交合处。

我不是Gay,很讨厌这样的感觉,就把龙的手拉开,让琳自己抚摸。

当所有人都围着琳时,吉哥拿着相机退出了战围,才能看得更清楚。

琳这时全身赤裸,只有穿一只球鞋坐在我身上。

手上抓着意哥和N蛋的阴茎交替的往嘴里送;小龙没办法再 吻琳的嘴,就大力的又吻又抓,粗暴的对待琳的左胸。

右胸则交给一拐一拐走过来的阿坤(他脚一开始就扭伤了,记得没?所以他是在场唯一有穿衣服的。

)。

我们五个人摸遍了琳的全身,而且出手都相当的重。

不用三分钟,琳的乳房臀部和左右大腿,都出现了手指的红印,而且满地的沙土混着琳身上的汗,看来像是洗了场泥浆浴 。

但琳像是十分享受,不断的高声叫春,没机会赶幺话。

(琳一直都这样,真的爽的时候,她什幺话都诲出来。

) 因为场景实在太淫蕩,我很快就有了要射的冲动,所以赶紧把琳的臀部抬高,避免一下就射了出去。

琳因为我突然拔出,十分不满足:「老公…老公…干我,快点干我。

」我看了看吉哥,他忍了很久了,又当了这幺久的摄影师,当然要给他奖励一下,所以我转头跟琳说:「 琳,老公一个人干妳不够,我叫别的男人干妳好不好?」琳转头看着六个围着她的裸男,说:「你们想要轮姦我啊。

要我老公同意哦。

」边说边爱抚着自己流着水的肉穴,所 有人都看的受不了。

我用手用力的插进她的肉穴中,琳啊的叫了一声。

我再故意问她:「谁要被干?」 琳有点喘息的回答:「我,我要被干」 我再逗:「不行,不能说我,要加名字。

」 琳知道我希望她讲淫蕩的话来挑逗我们,就说:「是琳,我黄静琳想要被干,被你们所有人的大棒棒干。

」说着用自己的手拨开自己的阴唇,又说:「黄静琳是天下最淫蕩的 女人,黄静琳的小妹妹要被干,快点满足我。

」最后一句话简直是用喊的。

像琳这样的美女,打开自己的阴户,喊着自己的名字说要被干,真的没什幺男人能忍得住。

平常她 这招只是对我用的,但这次一口气对六个男人,一样见效。

小龙马上就到琳面前,抬起自己的阴茎,準备插进去,但又被我阻止了。

我说:「把她抬到树那边去。

」 大家把琳抬过去时,还故意把琳的大腿用力分开。

琳也很配合的把阴唇再度分开,自慰给所有人看。

小龙也趁机一下子孳进去,抽动了几下再很捨不得的拔出来。

我把我们 的衣服拿来,让琳抱着粗糙的松树树干,再把他两手绑住。

只可惜没有带到绳子,不然我真的想把琳绑起来干,看看日本的SM是什幺感觉。

这时虽然没有绳子,但看到琳被绑 在树上,沾惭土的雪白乳房在粗糙的树干上磨擦,有一种很强的凌虐感。

其实我那时多少会心疼,但色慾攻心时,也顾不到怜香惜玉。

把琳的腿分开后,我就叫吉哥从后面进入了。

虽然我不愿承认,但吉哥的那家伙的确比我的更大。

一插进琳的小肉穴后,琳就发出了感叹:「这个好大,我的小穴穴塞得 好满,好…好…」 谁也不知道琳后来说好什幺,她后来除了叫春外,说的几乎都是呓语,没人听得懂。

我们大家又开始摸遍了琳身上每一吋肌肤,甚至故意把泥土抹到琳的身上。

不一会儿,琳 的身上就像穿了件泥做的衣服。

吉哥虽然忙着干,手也没闲着,故意就把琳的胸部挤向树干上磨擦。

琳觉得痛了,就喊着:「痛、痛、啊…可是好…好爽。

轻…轻一点。

」 吉哥当然不听,更用力的去磨琳的乳房,结果这次颳伤她粉嫩的乳房,琳大叫一声!吓大家一跳,吉也停下来不抽动。

我问琳:「怎幺了?」 琳的手被绑住了,气的用脚去踼吉哥。

边骂:「人家的胸部好痛!再这样我不玩了。

」 于是我把琳鬆绑,看到她的胸部被树干擦出了一条条血丝,还是蛮捨不得的。

这时吉哥还插在琳的肉穴中,我从前方深吻了一下琳,轻轻的抚摸她的乳头,然后用眼神对吉哥 示意:「干她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