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>经验故事>偶然

偶然
始终以为,这个世界只要有了合适的人物、时间、地点,那幺就什幺事情都可能发生。让我有这样的概念的原因是源于一次切身的体验。
与孙姐认识是在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。她比我大几岁,孩子刚上小学,也许是结婚早的缘故,她非但没有妇人的那种感觉,反而更好像一个未婚的少女。因为我刚上班,对好多事情都不懂,孙姐却是个热心人,很关照我,她对我说觉得我就好像她的亲弟弟一样。事实上也确实如此,平时相处我总是把她当作一个姐姐来对待。
彼此相处时间久了,也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。当然,只是涉及到工作和生活中的事情,毕竟在一个单位工作,相关的话题非常多。不过一次意外,让我对孙姐有了完全不同的认识。
那天平时交往密切的一帮朋友去泡吧,最初是很高兴的,大家一起喝酒、聊天、跳舞,每个人都很开心。可是到了后来,也许是酒精的麻醉,我感觉孙姐情绪不太好。
没人的时候我问她是怎幺了,她最初毫不言语,后来才说,原来她发现她老公在外面有女人了,而且已经很久不回家了。我很惊讶,因为平日里的孙姐总是给人轻松愉快的印象,更何况,我不觉得哪个男人会厌烦孙姐这样的女人。这样我才知道,原来现实与理想是有着直接差距的。作为平时就关係很好的同事,我只能尽力去安慰她,同时我们的酒也越喝越多。
从酒吧出来,孙姐明显醉了。她走路都开始打晃了,我只好搀扶着她。那天所有的朋友都没少喝酒,大家打个招呼就陆续离开了,只剩下我跟孙姐。我说送你回去吧,孙姐说了地址,我们打车就去了。
原本我想送她到楼下就离开,可是她一下车我就知道必须要送她上楼了,因为她已经根本站不稳了。我搀扶着她上了楼,她虽然醉了,但还是认识自己的家门,她一再对我说谢谢,把我弄的很不好意思。
进了她家的房门,我把她搀扶到了卧室。我对她说:“你醉了,好好睡一觉吧,我走了”。她迷迷糊糊的答应我,然后我看到她一边试图蹬掉脚上的靴子,一边在解开衣服。夏天的闷热让人很烦躁,我自己在家的时候也是习惯裸体的。看到孙姐这样,我笑了笑,决定帮她把靴子和衣服脱掉。
其实我当时丝毫没有与性慾有关的任何想法,我只不过觉得作为一个好友,我应该这幺做而已,我应该让她睡的舒服一点。于是我替她脱掉了靴子,她的双手不停的在胸口寻找着衣服的扣子,可是她根本找不到了。我替她解开了纽扣,她的一对在文胸里的乳房就跃入了我的双眼。
一瞬间我有些含糊,悄悄咽了下口水,因为自己也好久没与女人做过爱了。不过理智告诉我,孙姐是好友,是同事,我不能跟她发生关係的。可是当我把她的牛仔裤脱下来以后,借着窗外明亮的月光,我几乎有些惊讶的看着她的身体。虽然平时就知道她的身材很好,可是我一点没想到只穿内衣的她竟然如此美丽。她的皮肤很光滑,而且很白。尽管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,可身上竟然一点赘肉都没有。

孙姐依然在喃喃自语,我却已经完全沈迷在她出人意料的美丽中了。也许男人真的是一种肉体动物?我只知道在一瞬间,我完全改变了想法。
我脱下了她的内裤,她似乎察觉到了什幺,不过却没有反抗我的双手。孙姐的双腿搭在床边,我蹲下来,就正好对着她的阴部。我深深吸了口气,她的阴部有股香气,却也有着女性特有的味道。一时间我的头脑有些混浊,我始终是个乐意给女人口交的男人,我喜欢边给女人口交边感受女人不停的疯狂,我下意识的去吸允了孙姐的阴部。
女人总是很敏感的,我的嘴唇刚触到了她的阴唇,孙姐就猛的动了一下,她喃喃的问:「你要干嘛?」我没有说话,我感到她的阴部很湿润,我伸出舌头在她的阴蒂上打转。
  我听到她长吸了口气,然后双手伸过来把我的脑袋向后推,她说:「别这样,不要这样。」我已经只沈醉在口交带给我的兴奋感里,而且我知道孙姐的意识虽然在反抗,可是她的身体却不会反抗,她已经很湿润了,我把她推动我的双手挪开,把舌头深向了她已经爱液泛滥的阴道。孙姐扭动了一下身体,长出了口气,她的双手就搭到了一边。我知道,她也开始控製不了自己了。
我一边舔舐着她的阴部,一边伸手想把她的文胸解开,可是我却怎幺也解不开。我又把舌头想孙姐的阴道里猛的探了一下,她轻声的啊了一下,然后我听到她歎了口气,自己伸手把文胸解开了。我的双手立刻开始揉捏着她的乳房,我发觉的乳头已经好硬了。
  我把一只手拿回来,开始解自己的裤子,我感到自己已经坚挺的无法忍耐。我一点不敢放鬆嘴唇和舌头对孙姐阴部的攻势,我很怕一旦离开,就再也无法回归了。坚挺的阴茎随着裤子的放下一下跃了出来,我感到一阵清爽的感觉。
孙姐的扭动越发快速了,我知道她已经要高潮了,因为她不仅在扭动身体,她的爱液已经泛滥成灾,她的双手已经从最初想推开我的舌头,到现在开始环抱着我的脑袋,让我把舌头向阴道里插的越来越深入。
我猛的把她的双腿擡起来,这样她的阴部就跟我的嘴唇处于一个水平线上,我不用再低头去亲吻她的阴部了。而且这样我的舌头一下比刚才的姿势深入了许多,当我把舌头抽出她的阴道以后,我又猛的向阴道里伸了过去。孙姐又是「啊」了一声,可是这次她不再是轻声了,因为此刻的她,已经彻底动了情。
她的身体不停的扭动,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她的嘴里不停的发出着声响,可我不会在她即将高潮的时候放鬆自己。无论她怎幺扭动身体,我都牢牢举着她的臀部,始终用舌头在她阴道里做着活塞运动,而且不仅是这样简单的抽插,我时不时把舌头拿出来让她感受一点短暂的空隙,也是为了给她一个回味的空间。
  一当我的舌头离开,她就发出一丝意犹未尽的歎息。但是我仅仅是不再用舌头抽插她的阴道而已,我把舌头从她的肛门舔到了她的阴蒂,来回不停的打转,这让孙姐更加兴奋,她的爱液混合着我的唾液不仅早已打湿了她的双腿内侧和我的脸庞,床单上也已经湿了一大片了。
我舔够了阴蒂,又忽然把舌头伸入了她的阴道,一阵猛烈的抽送后,孙姐的身子忽然不再扭动,而是越挺越高,她的呼吸也忽然好像停止了一般,我知道,她高潮了。
高潮过后的孙姐一身是汗,她已经软软的瘫在了床上。我身上也全是汗水,用口交带给一个女人高潮虽然是我的爱好,却也真的很费精神。我吸了口气才发觉,原来自己的阴茎依然在下面不停的跳跃,我看了看瘫在床上的孙姐,走到了她的身边。
这个时候我才发现,孙姐原来已经酒醒了,她的眼睛很明亮的看着我。我忽然觉得很惭愧,不由得低下了头。孙姐忽然笑了,她轻声说:「你还没完吧?」她的话让我一愣,随即明白了她的意思,我有点不自在的点点头。
  孙姐没说话,她伸手轻轻握住了我的阴茎,把我向她身边又拉了一下,我的阴茎就碰到了她的嘴唇。她擡头看了我一眼,那眼神让我觉得既有暧昧也有狡黠,更有点我说不清楚的意思,我有点不自然的笑了笑。她的眼睛里忽然满载着笑意,然后她低下头去,伸出舌头在我的龟头上轻轻绕了一个圈。
我长长的吸了一口气,孙姐的嘴唇沿着我的阴茎亲吻过去,我感到她的舌头顺着嘴唇不停的舔舐着我跳动的阴茎,她把我的阴茎从左边一直舔到右边,然后她温暖的嘴唇就紧紧包围住了我的阴茎。我闭上了眼睛,享受着口交给我带来的快感,孙姐的的嘴里很温暖,也很湿润。
  她一边用嘴巴来回抽动着我的阴茎,一边舌头在我龟头上不停的打转,我恍惚间感觉竟然比插入阴道的刺激来的更为激烈。我忍耐不住情绪,伸手环抱着她的脑袋,她很顺从的向前靠了靠,这让我的阴茎在她的嘴里插入的更深了。
我抱着她的头,开始慢慢把阴茎向她的嘴里推动,缓缓动了一会,我不由得加快了频率,孙姐很认真的把头擡起来一些,嘴巴弯成了圆形。我又抽动一会,孙姐忽然把我的阴茎从她嘴里拿了出来,我一愣,孙姐看看我笑了说:「你想射了呀?想射就射吧。」她说完就又把我的阴茎含住了。
  我却没有抽动,我轻声说:「我想要你了呢。」我边说边把手伸向了她的阴部,我惊讶的发现她那里依然湿润的很。孙姐吐出了我的阴茎,轻声笑了下说:「我喜欢吃你的鸡巴。」说完话她似乎也觉得不好意思了,把头转向了一边,可我却看到了她满脸含羞的笑意,这让我明白了一切。
窗外的月光分外的明亮,凉爽的微风不时吹拂着我们的身体。我站在孙姐的两腿中间,她把双腿擡了起来,伸手拉了下我的阴茎。我清楚的看到她闪烁着爱液的阴唇,我用手扶着自己的阴茎,在她的阴唇和阴蒂上来回摩擦起来。
  孙姐扭动了一下,我一下就把阴茎插了进去。我感到自己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依然跳动,她也感觉到了,我看到她咬了下嘴唇,又把脸转到了一边。我从来没想到孙姐也会表现出这种小女孩的害羞,也许女人在面对有好感的男人的时候都是如此吧。
  孙姐的腰扭动了几下,我却没有动。她转过来有些诧异的看看我,我顺着她的胸部一路向上吻了过去,她把头向后仰去,我的嘴唇在她的脖子上徘徊了一会,终于爬上了她的脸庞,于是两个人的嘴唇就亲吻到了一起,我们不停的用舌头探求着对方的口腔,她的舌头伸过来,我要缠着好一会才让她回去,我的舌头伸过去,她依然不放开,临让我回来还会轻轻咬我一下。
我忽然明白,原来我从来没有真的把她当作姐姐,而是当作一个非常让我爱慕的女人来对待,所以我才会在这一夜无法控製自己的情绪。我们不停的亲吻着对方,这是一个多幺漫长的吻啊,时间仿佛都在这一刻停下了匆忙的脚步。
我忽然感到自己的阴茎在跳动,原来是如此柔情蜜意的吻让我的情绪达到了顶点,我似乎要射精了。孙姐也察觉到了这一点,不过她并没有让我拔出阴茎,反而是伸手把我的腰搂得更紧了一些。我离开了她的嘴唇,在她耳边轻声说:「我还想继续。」她没说话,可是我能感到她的笑意。
  我又站了起来,把阴茎从她阴道里拔了出来,阴茎带着爱液从她的阴道里出来,爱液依然连绵着,就如同我们此刻的心意一样。我的阴茎因为爱液的滋润而闪烁发亮,我重新把阴茎插了进去。
  这次我终于再也无法忍耐了,我疯狂的迅速来回抽动着阴茎,孙姐不停的迎合着我的抽插,在爱液陪伴下,啪啪的身体撞击声不停的发出来,这让我们更加疯狂,孙姐开始叫了起来,我也不停发出大声的呻吟,我感到我们两个人的汗水已经把整张床都打湿了。
  随着好长一阵激烈的抽插,我终于达到了高潮,我猛的把阴茎从孙姐的阴道里拔了出来,用手来回迅速套弄着阴茎,然后白色的精液就飞跃出来,跳落到了孙姐的脸上、头髮上、身上。孙姐大声喘息着,我一边射精,一边用拇指摩擦着她的阴蒂,我感到她也到了高潮,阴道里一阵阵热气喷到了我的手上。
  我用手指在她阴唇上来回摩擦,她的阴道似乎也在一张一合的迎接着我的刺激。终于,一切都平静下来,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们的呼吸声。
我满身汗水趴在了孙姐的旁边,她依然在喘息,我伸手把她抱在了怀里。我在她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,环抱着她的双手缓缓摩挲着她的乳房。孙姐渐渐放平了呼吸,她轻声问我:「怎幺没射在里面?」我微笑了下说:「我不想给你惹麻烦。」我看到她闭上眼睛咬了下嘴唇,她轻声说:「谢谢。」我摆弄她的乳房,另一只手在她身上来回抚摸着。
  我说:「对不起,其实……」她歎了口气,然后又笑了,对我说:「没什幺的,你不要说了。」我心里忽然涌起一种带着愧疚的感动,可我除了亲吻她的脸颊还能做什幺呢?
那天夜里,我们相拥而眠。清晨的时候,我莫名的醒了。用清水洗了下脸才发觉不过是4点多。我悄悄离开的时候,孙姐依然在安静的睡着,我站在她旁边凝视了她好一会,我很想亲吻她一下再离开,可我知道昨夜只能当作场梦而已,是应该梦醒的时候了,不仅是我,也包括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