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>经验故事>我和一个乡下少妇的故事

我和一个乡下少妇的故事
我是一名大学毕业,刚从事基层政府工作。我第一天上班,领导就交个我一
个任务,去收取一笔钱。由于历史原因,镇上的一户人家的欠政府一笔不小的欠
款,我负责上门去收取!

刚来到这户人家门口,这是一个农村典型的店铺,卖一些日杂货品。门口坐
着一个20多岁的小少妇,她正在靠着小椅子上,给一个几个月大的小孩子喂奶。
乡下的妇女喂奶时都很开放,漏出一快雪白的大乳正在给孩子喂养。可能是奶多
的原因,一衹手还在伸进衣服里,对着另一衹丰满的乳房在搓揉着!!我一走进
来正好看到这一幕,心里一阵骚热!眼睛时不时的偷偷打量小少妇一看来人了,
急忙和我打招呼:“小兄弟买些什麽啊?妳先慢慢看啊。”她抱着小孩站了起来,
我对她说:“嫂子,我不是来买东西的,我是政府的工作人员,妳欠乡政府的那
笔钱我想今天来收取,妳看是不是……”

这时,小少妇的脸色一下变的忧郁了起来,说道:“小兄弟,妳不知道我家
里很睏难啊!我的婆婆现在瘫痪在床,需要一大笔钱来治疗,我老公无奈衹好出
去打工,一年来衹有春节才回来几天。说句实话,就是上个月我生了孩子,我老
公回来才给我1000块钱给我的婆婆治病,没几天他就去城里了!现在100
0块钱就剩下几十块生活费拉!这家里就靠我伺候老的,喂养小的,我真的没办
法啊……呜呜……”说着说着低声的哭了起来,哽咽的时候,胸部的乳房微微的
上下晃动。

我一看,赶紧说:“妳别难过,我知道妳的难处,可是我也是工作啊,希望
妳能谅解,可以再商量商量。”她一听到我这麽说,停下哭声,说:“妳看,大
热天的,还让妳在门外,快进屋里坐。”说完,一衹手抱着孩子,一衹手拉我的
袖子。我跟着她进了屋子,从身后仔细打量她:雪白的皮肤,由于刚做完月子,
身体有些发胖,她那薄薄的白色裤子已经变成紧身裤拉,而上身的那件白色衬衣,
也明显有些发紧,将两侧的一些赘肉勒了出来,好一个成熟的小少妇。

农村的房子都是一样,外面的大间一般是做店铺,紧接里面是客厅厨房混合
间,两边各有一个门,一定是两间卧室。这时,一间卧室传来一个阿婆的声音:
“钟英啊!谁来了?是不是大东回来了啊?咳……咳……”钟英说:“妈,不是
大东,是政府的一个小兄弟来有点事,妳好好休息把!”原来这个少妇叫钟英,
他老公叫大东,可怜这个饑渴的少妇。我暗暗的偷笑着,这时,钟英还抱着那个
吃奶的孩子,端了一杯水给我,坐到我对面。我于是跟她聊了起来。原来她老公
去年结了婚一个月就出去打工拉,直到今年才回来两次,一次是过年,一次是她
生孩子,每次不过呆5,6天就回城里去了。虽然这样辛苦,但是还是没赚到什
麽钱!现在无力偿还这笔钱。

这是,孩子似乎吃饱了奶,开始哭闹了起来,钟英低头去照顾孩子,那个雪
白大乳挺在我的眼前。可能是奶涨的原因,大大的乳房有点下垂,但是非常的饱
满,那乌黑的乳头大的离奇,却翘的老高。孩子有些哭闹,手舞足蹈的,钟英的
那个大乳被孩子的手弄的左右乱摆。一旁的我忍不住想上前乱抓一把。钟英似乎
有点烦躁,对着孩子大叫:“吃饱了就要吵,妈妈现在烦躁死拉!”看来她的确
很难受,但是孩子不管那麽多,吵的更加厉害。钟英没办法,衹好轻轻的摇晃着
孩子让他睡觉。这个小孩子一不小心,把钟英的衣服捲了上来,那衹肥肥的大乳
又不小心挺了出来。乡下女人不怕羞,不急不忙的把自己的那个肥乳又塞进衣服
里,衹露出又黑又尖的一角。

我强咽了了一口口水,:“嫂子,我刚才听邻居们说,妳男人给妳寄了了一
张汇款单拉,妳刚好可以先还点钱。”钟英顿时紧张了一下,轻轻的拍打着刚好
熟睡的孩子,沉默了一下,忙解释到:“没有,没有的事……”我一看她的表情
不对,抓住机会说:“不会把,别人说的还有假?妳看妳卧室桌子上的那张纸不
是汇款单吗?”钟英抱着孩子急忙走进卧室桌子旁,想藏起来,但是抱了个孩子,
衹好背对着我,抓紧在抱孩子的那衹手里。我在后面紧跟着进屋,大叫道:“就
是这张啊!!”钟英有些急拉,死死抱着孩子,护着孩子下面左手内的汇款单,
急忙掩饰到:“没有……没有……”我年轻气盛,急忙从身后一把抱住她,想抢
过来,她急忙护住。我心里突然一想,这麽丰满的少妇,何不乘机占她便宜?我
于是紧经抱住她,手不时在她的肚上胳膊上捏两把。由于是她背对着我,我一抱
住他她那肥肥的翘臀顶着我的小弟,我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刺激,小弟使劲向上下
摩擦。两个人扭来扭去,正当我性慾高涨的时候,她突然抱着孩子挣脱了我,跪
在我面前,向我求饶道:“小兄弟,我求妳拉,这几千块钱是大东从城里借来的,
我不能给妳啊!!”说完,一手抱着孩子,另一衹手抱着的腿。她这一伸手不要
紧,刚才抱在一团的上衣扣子掉了一个,一个深深的乳沟暴露在我的面前。也由
于刚才挤在一起,衣服的乳头位置,已经湿了一大片。我盯着她的大乳说:“嫂
子,妳先起来……”“不,我求求妳拉,衹要妳现在不拿走汇款单,我什麽都答
应妳。”

我一听,时机成熟,就答应了她。钟英慢慢收拾了下衣服和凌乱的头髮,抱
了孩子站了起来,把孩子轻轻的放在床上。“真的妳答应我?”“真的。”她不
假思索的答应。我轻轻的凑了过去,对着她的耳朵轻声说:“嫂子,我从城里下
来的,每天都吃不惯乡下的饭菜,营养不良,又没什麽补品,我能吃妳的奶补补
不?”钟英一听,鬆了口气,说到:“小兄弟,妳喜欢喝就喝把,衹要妳不拿我
的汇款单,妳想喝多少就喝多少。妳不知道嫂子我奶好多,孩子吃不完,一到夜
晚就胀痛。”说完,拿来桌上的杯子,毫不顾及我的眼神,掀起衣服,挤了起来。
好个奶牛,她俯身向前,握住那大大的乳房,从里向外轻轻的一轮又一轮挤压。
或许是挤的舒服,又或许是挤出奶后的奶胀,她的嘴里不时的发出“嗷……嗷…
…噝嗷……”的满足声。不一会儿,就挤了半杯端在我面前。

我在一旁几乎看呆了,慢慢的端起闻闻,尝了尝,有点甜,但是有种很浓重
的奶腥味。钟英一边看着我喝,一边还在搓揉着她的大乳,搁着衣服揉不过瘾,
还把手伸进去用力的搓揉,露出半个乳房。在一旁的我实在受不了下面的燥热,
真想上去骑在她身上征服她。但是不行,不能大白天草率行事。我喝完后,盘算
好计划,借口离开,说道:“嫂子我走拉,这真是好补品,我以后还能喝吗?”
钟英单纯的笑道:“好老弟,妳帮嫂子的大忙,嫂子天天报答妳,晚上嫂子把另
外一衹奶挤出去可惜拉,妳晚上再来喝。”我满意的走拉!嘿嘿!晚上,我可就
要实施我的计划拉。

傍晚,我随便扒拉了几口饭,终于熬到夜晚。乡下不比城里,睡的比较早,
8点多钟就基本没什麽灯火拉。要是在城里,这时候才是我们出去HAPPY的
开始。我喝了几口酒,装成喝了很多的酒,摸黑走到钟英家门口。门口外黑忽忽
的,但是门内亮着灯光,我悄悄的在门口往里瞧:里屋摆了个竹凉席,钟英正在
斜侧身躺在床上喂奶,这个姿势真的太诱人拉!!衹见她躺在床上,下面的宝宝
吃的“卟兹”的响,上衣全部解开,一衹乳吊在宝宝脸上,另一衹大乳在用力的
揉着,雪白的大乳被她揉的变了形状。

钟英丝毫没觉察到我的到来,因为她正在看电视,衹是奶涨,所以衹好又给
孩子喂奶。但是宝宝好象吃饱了,衹是叼着她的乳头,所以钟英的乳房涨的越来
越大。这时,她向外面侧了下身,两指捏住她那黑黑的大乳头,旋转的拧了下,
一股白百的乳汁喷了出来。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喷乳?果然,乳头经过这麽一拧,
乳汁自动向喷泉一样洒出来,停都停不下来。

钟英赶紧拿了块毛巾,一边在黑黑的乳头附近揉捏,一边用毛巾擦拭肚皮上
的乳汁。喷了几分钟,地上全是白白的乳汁,乳头才停止了喷洒。她赶紧把毛巾
盖在乳房上,还时不时按摩下。此时的我哪里还止的住,赶紧走了进去,装作什
麽都没看见,进门就说:“嫂子,我来买包烟!”钟英一看见我来了,急忙起身,
将毛巾塞进衣服内,扣好扣子,答到:“是妳来了啊,要什麽烟,我这里有……”
我一看,没有好烟,就说:“给我来包好烟撒,这里全是几快钱一包的,没劲!”
“妳们城里人就会享受,上个月我进了几条好烟,我找找……”说完,低下身子
翻箱倒柜,我急忙附下身看,上衣一个大口子,可是被块毛巾挡住了。这时,她
突然起身,我急忙收回前俯的身子。她说:“我把烟放在里屋的柜子上,妳来帮
我扶凳子,我上去取下来。”我赶紧跟着进去,把两把凳子拼起来,钟英爬了上
去,衣服下面又楼了出来,我刚好找了个角度从下往上偷窥,这时候,那块毛巾
刚好掉在我的脸上。顿时,一股浓烈的奶腥味刺激了我的神经,我再也受不了了,
我故意把她脚下的凳子打翻,钟英在上面一下子失去重心,本能向我身上倒来。
我乘机一把抱住她,两衹手伸进她的衣服摸索着,头使劲的埋在她的乳房上,一
股成熟女人的味道夹杂着奶味,差点让我眩晕!她挣脱了我,知道情况不对。赶
紧说:“天不晚了,妳拿了烟快回去把。”我说:“嫂子,我还没吃妳的奶呢。”
钟英急着想让我离开,急忙拿了个杯子挤起奶来。

可能是刚才喷多了奶,这时任凭她怎麽挤也挤不出来,雪白的大乳被捏的白
一块红一块的。我凑过去,说:“好嫂子,挤不出来,那直接妳喂我把。”“怎
……怎麽喂……不会是……”我把她的衣服扣子一把撕开,一对大乳一下子跳了
出来,一对黑粗的乳头翘直的对着我。“不要……啊……”此时的我,已经什麽
也顾不的拉,双手抱着她的腰,把她推到柜子角,低头咬住她的乳头吸允起来。
抽出了一衹手在她的另一衹乳房上揉捏,笑道:“嫂子,妳不是天天揉奶子撒,
我来帮妳。”“不要……”我那管那麽多,一衹手紧紧握住乳房,把乳头捏来捏
去,一冲动起来,把她的乳头狠狠的向外拉,钟英疼的急忙抓住我的手。

钟英见我没有放过她的意思,说道:“不要啊,再弄我我叫人拉……”“妳
叫啊,出了事我一个老爷们大不了受点处分,可是妳就不同拉,农村的老人会骂
妳破鞋,妳老公会休了妳,妳当了寡妇再也没有人要妳的,不信妳叫啊!叫啊!”
此时,她忧郁了一下,我趁机将手塞进她的内裤里面,钟英“啊”的一声,身子
抖了一下,“不要……”我那管那麽多,在那片浓密的阴毛里找寻着,终于摸到
一条细缝,将裹着蓓蕾的包皮一翻开,一片淫水急不可耐的流到我的手上。钟英
有点发狂拉,双手在我的背上拼命的抓扣着,但还是想叫又有点顾虑的压低声音
道:“别这样,我老公会杀人的……”

此时的钟英生理还未战胜理智,我加快了手上的摩擦,要让这个寂寞的乳牛
快速发情。我抽出手来,带出了一手的淫水,“看,这就是妳的爱液,把她舔了。”
我强行把粘满淫水的手指塞进钟英的嘴里,她拼命躲闪,我用力抓住她的头髮强
行与她接吻,贪婪的吸食着她嘴里的蜜汁。她含糊不清的发出一丝淫蕩的喘息,
一个如饑似渴的少妇几个月没有作爱,怎麽受的了。我再将手伸进她的内裤,真
的不的了,居然湿透拉!!于是顺势把她的裤子扒下,一片浓密的阴毛粘满了淫
水,我蹲下从下面向上慢慢的抚摩,钟英居然靠在墻上,闭着双眼享受着!

这还了的,我威猛的站了起来,猛的揪住了正在享受的钟英,恶狠狠的叫道
:“搔货,跪在我面前!”钟英乖乖的跪下,我把裤腰拉链拉下,“把我的鸡吧
掏出来!”她不情愿的掏出。我的鸡吧坚硬的对着她的嘴里一挺,“给我吹。”
“我不会……。”“那就像棒棒糖那样舔!”钟英无可奈何的给我舔来舔去,我
享受着几个月来第一次性爱,不由自主的向前抽送,一直送进她的喉咙里。一会
的工夫,把一堆的精液送进她的嘴里,钟英恶心的咳嗽着,在地上想把咽下的精
液吐出。我哪能放过她,一把把她丢到床上,一跃骑上她,她拼命的反抗,我按
住她的手,扑到她的怀里,疯狂的亲咬着乳房。

跨下鸡吧在她的阴核外面来回摩擦。果然,一会她的脸和胸部出现了女人特
有的潮红。这个时候对拉,我将钟英的双腿高高提起,露出她那肥厚的阴部,从
那个小洞内流出的大量淫水将床单弄湿了大片。由于刚才一下就射了,还没尝到
滋味,很快我又硬起来。此时,看见这个熟透的蜜桃,腰部一挺,鸡吧狠狠的刺
了进去。“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”她的一身被这酥骨的快感弄的情不自禁呻吟
起来,还有点幸福的抽搐。我将她的双腿提起到我的肩膀,她那厚厚的屁股紧紧
的贴着我的下面,我拼命的冲刺,钟英那温暖潮湿的洞里不停的向外面流出淫水,
一抽一刺,我的大腿一次次撞击那满是淫水的屁股,发出“扑次,扑次”的声音,
就像惊涛拍岸一样,十分消魂。此时的钟英,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反抗,极力的迎
合着我的冲刺,双腿紧紧的夹紧我的脖子,双手狠命的搓揉着乳房,放情的淫叫
喘息。很快我又有了射的冲动,我急忙停了下来,躺在床上养精蓄锐,钟英此时
那里肯停下来,扒到我身上继续摩擦,还淫蕩的叫道:“给我……我要……操我
啊……”看到她的阴蒂拼命的在我的鸡吧上摩擦,我将她拉了过来,使他的整个
阴部盖住了我的脸,我拼命的舔食着流出来的淫水,钟英从来没有受到这样的刺
激,她的下体向有衹小虫一样在阴道外游走,又像条鱼一样拼命的向阴道内钻,
让钟英兴奋的大声呻吟。

我憋足了劲头,把享受中的钟英抱下床来,让她扶在桌上,淫蕩的翘起屁股。
看着她淫蕩的扭者屁股等着我的抽插,我拿了根特大号的火腿肠,对着她屁股下
的那个骚穴,狠狠的塞进去。钟英痛苦的大叫,重重的跪在地上。我狠狠的喝道
:“我干的妳爽不爽?”“不……”“什麽?再说一遍?”我又使劲的将半个拳
头大的火腿肠往里塞,钟英狂叫道:“不要再塞拉……妳干的我最爽……快来骑
我。”我满足的拔出火腿,把她提起来,从后面狠狠的抽刺,钟英又是一阵淫叫。
突然,她扒在桌子上,屁股通红且高高跷起,身子一阵发抖,停止了淫叫。我知
道什麽即将到来,疯狂的加快抽刺。钟英那温暖潮湿的蜜穴洒了一股股骚热的蜜
汁,原来这个奶牛来了高潮了。一阵自豪感冲上大脑,我也在她拿骚穴内射了一
大堆精液!!!

我包起钟英,无力的倒在床上,她发骚的在我耳边叫声道:“好老公,我第
一次这麽舒服,妳干的我好舒服啊……”我兴趣一来。将她翻到身下,将她的大
腿扒开,对钟英说:“让我来找找妳的G点。”“不要伸手进来,会得炎症的。”
我那管那麽多,将中指塞进她的阴道,找到她那凸出一点,左手压住她的肚子,
中指拼命的压挠摩擦。钟英像着可魔一样,拼命的扭动身子,不时抓捏大乳,不
时拼命挣扎,不一会儿,她就拼命的抽搐,下体一股透明的液体像男人射精一样
喷了出来。哈哈,这个奶牛居然射了阴精。钟英不停的抽搐着身子,爬到我的怀
里,发抖的叫道:“好……好舒服……我要……要……要死拉……救救我……我
……我不行……拉”我几乎虚脱拉,无力的倒在钟英那软绵绵的身上,枕在她那
一对大奶子上。钟英将几个月的寂寞发泄的干凈,满足的抱着我,幸福的睡着了!